来自 健身资讯 2017-11-03 19:23 的文章

健身趣闻

欲完美之人格,必健壮其体魄。
      社会纷杂,行业琳琅。奇文趣事,各怀已见。说的是这世界五彩缤纷的热闹非凡,这世上之人也是形形色色,性情各异。不妨把这些都当成我们生活中的万花筒,从中去体验人生,去寻找乐趣,也会为紧张的工作和休闲的生活增添一些快乐。当然人性不同,对待一件事情的回应自然也是南辕北辙。
      一位女士错时回家,突然看见自己的丈夫和另一女人裸于床上;英国女人则关门退出,电召律师请教如何处理更为恰当。伊斯兰女人会愤然摘下挂在墙上的阿拉伯弯刀,刺向那个非法侵占自己丈夫的女人。德国女人会平静地与丈夫商讨离婚事宜。法国女人可能会微笑着告诉丈夫自己也将去找一位品貌出众的情人风流一下。中国女人则会当场掀掉房顶,或一哭二闹三上吊。最有趣的是美国女人,见到此景立即上前对那狐狸精斥道:“起来婊子,滚回你的家!”然后当着这对尴尬的野鸳鸯面,从容地脱光衣裤躺在床上对惊魂未定的丈夫说道:“快!还他妈愣着干嘛?该轮到我了”!瞧,人种与文化的差异,造成了几种截然不同的处理方式,朋友,您会怎么处理呢?
     闲言少叙,还是书归正传吧 。 谁都知道这健身,是个极度枯燥的事情,没有新奇,没有意外,更没有五彩缤纷,(有意外那也是把手或脚给砸伤了,所以最好没有)。有的只是不断重复的举起重量,和机械地跑步。这也是百分之九十九以上的人不能坚持的原因。不少人都曾说过,非常佩服您这这十年磨一剑的毅力。其实,我也是那凡夫俗子,怎敢比别人多什么毅力啊?但刚子哥具有对人对事天生爱观察的习惯,并能从中发现蹊跷和乐趣 , 故而能够从中得到“ 继续 ”的动力。健身房里连男带女的健友们,只要你去了解和观察,定会发现趣事。今儿就信手拈来给朋友们说上两段吧.......。
     健身还要亲兄弟。有一对儿来自西安的双胞胎小伙子,估摸有二十三四岁光景,身高一样,都是1.78米左右,胖瘦一样,65公斤上下。医学上称之为单卵双精,长得那叫一个像,估计除了他们父母意外,是任谁也无法分辨谁是谁  。 哥两先每人办了三个月的健身卡,隔那么一、两天来一回。但过后哥俩一琢磨,靠!不划算啊,三个月就是四百,两张就是八百块呀。若是两人就办一张一年的卡,也就是一千五百元,干嘛能省不省啊(潜台词是;干嘛能蒙不蒙啊),自此,两人就办了一张年卡,今儿弟弟来卧推,明哥哥来蹲腿,忙的是脚打后脑勺。服务台上是电脑检验,打卡即出持卡人照片,鬼都不知道今儿来的是他妈哥哥还是弟弟!我们这一般比较熟悉的健友们,谁缺德多嘴地去坏人家的生意啊,跟咱们也没什么蛋关系不是?只恨咱这独头蒜无法占这种便宜,呵呵!
      这他妈的小哥俩,也是“有便宜不占王八蛋”的主,整天介五马倒六羊的改头换面,忙的不亦乐乎,倒给我们这些“枯燥人”增添了不少笑料和乐趣。在这里我的年龄比较大些,自然考虑问题要比那些毛手毛脚的小伙子们全面,所以也担心另外一个问题,今后小哥俩各自都找了媳妇成了家,您说这小哥俩也如法炮制,每天也轮换着回家.......那可有热闹了!
     洗澡需待父子兵。在我们这健身房里还有一对“ 父子 ”,同样是身高1.70米 ,但体重相差有几公斤,长得不但貌似,而且是十分神似。只是儿子比老爸小一号而已。爷俩都常年剃成光头,每天穿的训练衣裤都一样的款式和颜色,因此我还问过老家伙,干嘛穿一样的衣裤啊,怕别人分出辈分哪?回复也很有道理,老家伙说训练衣裤都是我洗澡时洗,然后装在一起拿回家,颜色不一样容易染色。一天训练完,大家在更衣室里瞎聊,我说,肖兄弟,您这儿子,谁要说当时抱错了,咱健身房里的弟兄们都跟丫没完!不成想,引得从不说话的更衣室河南籍的清洁工,也激动地说,没错!我都能帮着出庭作证。惹的老肖说:“草!有他妈你什么事啊”?我一看,赶紧转移话题吧,就说,老肖,您爷俩还需多做有氧啊,肌肉已经非常棒了,再减去些脂肪,就成“大卫”了。老肖也感慨道,就是,但管不住自己这嘴呀,我俩都忒能吃。谁料那位不知个眉眼高低的清洁工又立马用河南话插嘴道:俺贺南任(河南人)都说,胖子能尺(吃),瘦子能日(读三声)。老肖爷俩立刻变色骂道:“草你妈的有完没完?找揍啊?”吓得那位好河南老弟忙点头哈腰的连声道歉。哈哈!
     咱不说这爷俩训练,单说他们这洗澡,那便宜可让他们俩给占大了。这爷俩有外人不能攀比的独特之处。只要一个先进浴室,势必给另一个占个地儿,即使澡位紧张的剩下一个空,爷俩也能同浴,还能互相搓背擦胸的。像咱们这样的都在健身房里混半辈子了,也从未搓过后背呀。就说带东西,人家爷俩也只需带一份盥洗用品,咱们可都是大包小裹的都得带全了,省着洗澡时抓瞎,但经常是带了洗发的没带护发,带了肥皂没带香皂,洗完内衣裤没法洗脸啊。有时涂了一脸的刮胡沫却忘带刮胡刀了。反正总是太监骑骟马——缺鸡少蛋的不方便。因此,我们这些健友们无不感叹地落下两句话:“健身还要亲兄弟,洗澡需待父子兵”啊!
    还有一羸弱小伙子,死乞白赖的跟老婆那要出点钱来,打算在健身房里把自己塑造成大力金刚。而且动力十足。每天下班按时就位,并虚心请教列为壮汉,按部就班:臂、肩、胸、腿、背、腹、腰的一顿刻苦锻炼,那可真是汗流浃背呀。一小时器械完成,立马去跑步机或椭圆仪上做有氧,每周日还跟着泰拳教练打打沙袋什么的。一次闲暇,各健友聊起自己来健身房的缘由,只听那小子说:靠!不来不行啊!体格不好总他妈挨欺负啊!现在社会上道德滑坡,人心不古,我讨了个漂亮老婆,实在是不放心,街坊四邻的半大小子们,有事没事就到我家窗户前来探头探脑,今儿借这个,明儿借那个的。一些啃老闲汉们跟猫见到鱼似的,轰都轰不走。一天夜里我做梦老婆让人家给领跑了,这把我哭的是鼻涕一把泪一把的哭醒了。不成想第二天早上又哭醒了,大伙忙问他怎么第二天夜里又哭啥呀?那小子说,我他妈接着头天的梦,去找那小子算账,结果被人家给打的鼻青脸肿,所以又委屈的哭醒了!这他妈啥人都有啊,还有做梦都做连续剧梦的。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