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关于我们 2017-11-02 19:15 的文章

健身是一场永恒的朝圣!

这是健身人群经久不衰的梗,不是开玩笑,这是真的。
这不仅是个段子,也说明了健身——似乎不那么受欢迎。
 
和大部分人一样,我开始健身时,我父母并不支持。
一方面,我父亲是一个工程师,非常牛逼的工程学大神,曾经参与奥运会鸟巢中部分项目的设计,所以他推崇的是数理化这种我根本看不懂的学科,以及篮球、足球这种对抗性极强的运动。
所以,他难以理解我选择的文科,更不能理解“健身”这种看上去很“死板”的运动。
另一方面,我的母亲难以理解为什么有人会去练肌肉,并且吃莫名其妙的粉末!
所以,我去年回家的时候惊奇的发现,我妈妈用来装米、装调料、装瓜子的罐子,好像很眼熟。
后来我才知道——那些罐子,都是我的补剂罐,我妈把所有的补剂都倒掉了......
这再次说明,健身似乎不是那么受欢迎。
 
 
 
于是,在我健身的前三年,我所有的补剂都和爱情动作片一样珍藏着。
每次吃补剂,都必须战战兢兢(尤其是那段时间我又崇拜补剂,感觉不吃就白练了),因此经常会发生这样的一幕......
 
(这是大二假期的某一天,我刚刚训练完回家)
我蹑手蹑脚的窥探了一下厨房,没人!
再看看储物间、书房,没人!
爸妈都在卧室里聊天,谈的话题是有关某个亲戚的,听起来话题貌似正讨论到激烈处,预计10分钟之内不会结束!
我大喜,急忙回到自己房间里,先打开书柜,再搬开书柜里的大部头字典(工具书使用率相对较低),接着把里面一个黑色的袋子拿出来(补剂的瓶子太显眼,我早就用袋子分装了),匆匆忙忙的匀出一勺倒在嘴里,手忙脚乱的喝上一口水勉强把粉吞下去。
 
 
 
没有任何夸大,这就是我当年吃补剂的方式。
练了这么多年,肌肉进步不大,但是意识控制一直是我的优点,估计都是拜这么吃补剂所赐。
 
不仅是在家,即便是在学校也满满的是不理解。
故事是这样的:
 
见我健身,隔壁宿舍的老邱也想一起参加进来。
我们聊了很多,我也给他普及了不少知识。
聊罢,老邱告诉我,在国外的健身人群都会使用“药物”,而且他也在老家健身房见过有人使用这些药物。
我比较震惊国内健身房居然有用药物的人,而且还这么公开透明。
我说:“药物这种东西,肯定是有人用的,但是我们不比赛没必要。”
老邱表示理解:“为了一时的形体上的变化,放弃健康,那就是脑残啊!”
说完我们就一起去撸串了。
 
 
 
第二天早上,我叫上了老邱,准备冲上一杯蛋白粉再一起去训练。
老邱看到我从柜子中拿出一桶蛋白粉。
那一瞬间,他的眼神都变了,我在他眼里看到了震惊、鄙夷、恐惧,以及崩溃的意志。
“你...你也吃激素?”
我蒙了,指着蛋白粉罐子问:“你说什么?这个?”
老邱点点头:“你怎么也吃激素?这种激素对身体不好,会阳痿,还会肾衰竭的啊!”
好吧,你说的激素原来就是......蛋白粉,那一瞬间大家应该理解我的思绪。
从此以后,老邱对我粉转路人。
 
 
 
也许你要以为,我这是一篇吐槽的文章.....
其实不是,我从来就和其他爱好者不同,我并不会抱怨“环境如何”、“其他人多误解健身人群”,我也不会认为“我做一件事,其他人就必须理解我”。
我更没有因此而放弃,作为健身人群里的诗人,不管我被多少人白眼,我也很骄傲我一直坚持着我的目标。
同样的,我也尽可能努力,带领我的家人、朋友一起享受健康生活。
 
你说努力没用?那只是你不够努力!
 
 
 
这是今年2月份,我回家过年的第一天。
早上8点,我刚起床。
爸妈已经晨练完回来。
桌上放着牛奶、鸡蛋、水果,还有......居然是煎好的鸡胸肉。
我大喜过望:“这个鸡胸肉是怎么回事?”
“你不是要练肌肉吗?我看你的文章说,鸡胸肉最好了。”妈妈说着,把那碗肉递过来。
 
那一刻,我明白了,你永远要有一颗朝圣的心。